的照片被看作国家一级文物存放着,渡江战不以
分类:永利国际

图片 1

1949年4月21日,毛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发出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伟大的渡江战役就此在长江沿线全面展开。在渡江战役胜利70周年前夕,江苏省盐城市淮剧团大型新编现代淮剧《送你过江》在清华大学上演。剧中曲折的故事情节和主人公展现的精神境界深深打动了观众,赢得一次次热烈掌声。

“我送亲人过大江”, 大辫子姑娘叫颜红英,当年只有19岁

这部戏源于70年前由战地记者邹建东拍摄的题为《我送亲人过大江》的照片。在浩荡的长江江面上,一个身材瘦小、梳着大辫子的姑娘正努力摇橹,一心想把木船行驶得飞快,好让船上渡江的解放军战士尽快登陆上岸打胜仗;另一位姑娘半蹲在船舱内,一个年迈的老船工在后舱船板上掌舵。70年前的渡江战役,人民解放军和千千万万的渡江支前民工以排山倒海之势,英勇作战,不怕牺牲,以天地间的英雄正气推动历史的车轮,催生着一个新时代的诞生。

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一张“我送亲人过大江”的照片被作为国家一级文物存放着。照片中的“长辫子”姑娘就是广洋湖镇杨林沟村人、今年已89岁高龄的颜红英老人。

1949年的年初,解放战争到了战略决战阶段,渡江战役已成为人民解放军决胜全局的主要标志。按照中央军委的部署,我第二、第三野战军的百万大军集中了26个整军2个特纵部队,每军500条船,总计9400余条各型船只,分西、中、东三个突击集团军,在西起江西湖口,东至江苏江阴的千里长江上,于4月20日晚,发起渡江战役。长江两岸炮声隆隆,硝烟弥漫。人民解放军千帆怒张,万船齐发,在绵延千里的长江宽正面上26个军多路突击,以排山倒海之势,直扑长江南岸。

1949 年,颜红英19 岁,她和父亲、妹妹一起,冒着敌人的炮火,驾驶运输船把战士们从扬中送到长江南岸的丹徒。当时的渡江随行记者邹健东抓拍下了这经典一幕,以“我送亲人过大江”为题刊发于《新华日报》等各大报刊上。

淮剧《送你过江》描述的背景,与每一支参加过渡江战斗的部队经历的战斗过程都极其相似,但又不具体到某一支部队。这部戏可能发生在江苏的泰兴、扬州,可能发生在安徽的庐江、安庆,也可能发生在江西九江、湖北黄冈,但又不具体到某一个地方。作品从苏中长江边卢荻村一户普通渔民家庭切入,以渡江战役前夕渔民支持渡江部队过江为大背景,讲述了江老大、江家童养媳江常秀、江家二子江更富、江常秀养女豆花和解放军郭逸夫教导员以及民运科长王进之间发生的故事。

图片里,19 岁的颜红英背影窈窕,她奋力摇橹的飒爽英姿犹如一幅雕塑,演绎了渡江战役的军民鱼水情。难怪,当年渡江战役的指挥员之一张震将军看到这幅照片时也感慨良多:“没有人民的支持,我们过不了江。”

展开剩余44%

1949年,大辫子姑娘送亲人过大江

剧中,一只船、一条江成了舞台形象的天地,既承载了剧中人的理想信念,也承载了他们的坎坷命运。在中国革命最后一战的关键时刻,“送你过江”,要出工、出力、出船,还可能要牺牲。“送你过江”以小见大地道出了全中国人民的心声,反映了民心向背,表达了千千万万人民群众将革命进行到底、夺取全国胜利的决心。

1949年4月20日,国民党政府拒绝在和平协议上签字,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颁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渡江战役打响了,百万雄师过大江的恢弘历史场景由此拉开。

《送你过江》的最后,江常秀在渡江战役中失去了亲人、爱人与同志。这一幕,戏曲化地呈现了情爱悲剧与战争悲剧交织的深情、悲壮与崇高。“叫一声,江边倒下的兄弟们,大江作证人有情。南北东西百家姓,两岸处处是家人,南北东西百家姓,四时八节祭英灵。”从为自己挚爱的爱人、亲人送葬,到为所有渡江而牺牲的无名战士祭奠,江常秀一声声“南北东西百家姓”的吟唱,不仅喊出了个人的伤痛与心声,也喊出了“南北东西百家姓”对所有渡江战士的心声,由个人而集体,由家庭而国家,军民鱼水情经过了血与火的洗礼,经过了情与义的煎熬,最终在情的奉献、生命的牺牲、对新中国的希望中获得了定格。观众就在这样一场交织着生死情爱、充满着家国之义的抒情演出中,获得了一场关于人民、关于战争、关于英雄的回想。

展开剩余67%

渡江战役人民解放军伤亡人数6万多人。支前民工500多万人,送部队渡江的船工就有5万多,伤亡人数上千名。沿江北岸的千里长江线上,哪一个港口,哪一个村庄,哪一处乡镇,没有牺牲了的乡亲们,千里长江上又有多少牺牲之后难以寻觅的解放军战士。在渡江战役胜利70周年的时候,我们应该铭记他们的功绩,告慰他们的英灵。

渡江战役前,国民党军为了阻碍人民解放军渡江,将沿江的船抢的抢、砸的砸,但老百姓纷纷将船藏了起来。

颜红英、颜根兄姐妹俩是江苏省宝应县广洋湖镇杨林沟村人。

1949年3月,父亲颜建法带着她们用自家的5吨木船在泰州跑运输,适逢人民解放军调集船只,准备横渡长江,颜红英一家主动要求参加渡江战役支前工作。渡江战役前夕,第三野战军司令员陈毅给船工开鼓劲会。颜家姐妹率先响应,拆了船篷,改装船只以便渡江需要。为了保证顺利渡江,颜家的船和其他几十条运粮船一起,泊在扬中的北夹江上进行了一个多月的训练。

4月18日,颜红英驾驶满载人民解放军战士的船只在江都河口附近的夹江里进行渡江演习时,遭遇国民党军舰炮火袭击,她的耳膜被震伤,听力下降,至今,颜红英听别人说话依然费力。颜红英凭借娴熟的驾船技术,镇定地将船只安全转移,保护了船上的人民解放军战士。受伤后,颜红英和父亲、妹妹依然踊跃参加渡江战役的支前工作。

4月22日下午五六点钟,几百条船只整装待发。船上坐满了荷枪实弹的人民解放军战士,每个人还背着一个用洋铁桶改装的土制“浮水器”。颜红英一家驾驶渡船,运载两个班的人民解放军战士,随船队从江都中闸出发,途经三江营和扬中新坝地区的夹江,驶向长江南岸的丹徒县伏园乡渡口。渡江途中,颜红英的父亲在船尾掌舵,她和妹妹两人则轮流划桨,父女3人一起驾船将人民解放军战士送过长江。

图片 2

图右为颜红英老人

广洋湖作为革命老区。早在1942年就建立了党组织和革命根据地。抗日战争期间,家乡人民奋起反抗,群众武装“大刀会”威震四方,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悲壮赞歌。苏中党政机关迁入东荡地区时,曾在鹤儿湾村举办近一个月的新四军苏中公学轮训,粟裕、陈丕显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在此留下过战斗、生活足迹。严桥村费三奶奶用自己的乳汁喂养华子的军民鱼水情广为传诵。渡江战役中,原杨林沟村的颜红英、颜根兄姐妹摇着木船送解放军渡江的事迹及其《我送亲人过大江》老照片名扬全国。在革命战争中全镇先后有50多人为国捐躯,成为广洋湖珍贵的红色资源。

本文由永利国际发布于永利国际,转载请注明出处:的照片被看作国家一级文物存放着,渡江战不以

上一篇:春秋战国经典战役,白起平生战役汇总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